公告:
全站搜索:
白宝存专栏/
  • 阳春三月,燕子呢喃着寻找故巢 ,微煦的春风,挥动画笔尽绘美景。走,奔武汉,与知音相逢。江城还下着濛濛细雨,却透出难言的火热。走近她,似迈进淬钢炉旁,北京,江城。一干古稀铁兵,两股溶液出炉,飞溅着钢花相拥相溶。武汉,热!郑焕清,引我们骑鹤飞舞,在时空与李白相見,在江面与孟浩然重逢。真诚的目光穿过层层镜片,聚光灯似的灼烤着...
    责任编辑:  闲逛天下            2024-04-18
  • ——读罢杨庆华战友 为铁道兵战友网 文学创作中心“春风度我归流年”铁色之旅团 莅临武汉而作的《自度曲》“花开时节见知音”,大为感动。我不懂词律,也忍不住激情澎湃, 挥笔涂鸦。班门弄斧,无知无畏,只图略表心情。(一)楚天江门开,乐起盘龙城。千山百湖春意胜,长江汉水波涛涌。却月云濛濛,黄鹤玉婷婷,高山流水觅知音,伯牙复琴透...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4-04-03
  • “金疙瘩,银疙瘩,比不上咸阳的塚疙瘩”。在咸阳塬上,一座塚疙瘩,便是一座帝王陵啊。
    责任编辑:  沙海驼铃            2024-03-29
  •   在江边码头,哥哥对和我一起为他送行的好朋友说:“你们的艰苦,超过了我的想象,令我很难过。但看到你们的精神,你们的干劲,你们的纪律,又让我释然。铁道兵,你们跟对了,这经历,将是伴随你们一生的财富。与众不同的磨炼,会让你们得到人生的精髓,使你们成为与众不同的人,这注定是你们人生最值得骄傲的亮点”!
    责任编辑:  春伢子            2024-03-05
  • 沙沙沙沙,小树林一片寂静,只有雪粒儿打着枝条的响声。风掠过皮肤,就像妈妈手,抚摸着我的脸庞。捧起积雪,就捧起了洁白的思念。一次次拿揑,树枝上终于挂起了雪灯笼。 妈妈,你走的那么远,那个世界的气候是热还是冷。哪里是否也有元宵节,树上是否也挂满了红灯。妈妈,我想你,想你新添的白发,想你爽朗的笑声。妈妈,我想你,想...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4-03-04
  • 1970年8月到次年10月,我们学兵二连在旬阳构元学子湾驻扎了整整的一年零十天。这期间,是我们最艰难、最难过、思想波动最大的时刻,也是受思想教育最深,意志上收获最大的一年。这一年,我们经历了许多从没经历过甚至都没想过的事情,“死人滩”上救翻船,便令人难忘……
    责任编辑:  沙海驼铃            2024-03-01
  • 2024年2月17日,正月初八。我所敬仰的铁八师战友雒顺林伉俪驱车来咸,甚为欢喜。咸阳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帝都,“龙脉”旺盛,大唐、大汉等近30位帝王均长寝于此,更不说皇亲国戚,文武大臣,真是有诸多看不完的秦汉唐明历史遗迹,道不尽的大唐盛世秦皇汉武历史故事。龙年沾龙气,顺着“真龙天子”的历史脚步,我们一行来到了中国历史上...
    责任编辑:  丁芳            2024-02-29
  •     正月初五,和女儿一家同去三水唐家大院。春寒料峭,沿途随处可见未消积雪。  旬邑县,旧称三水,是陕西省咸阳市北五县之一。人们印象中,这里山大沟深,经济条件较差。但是距县城东北7公里处的唐家大院,却远近闻名。这座曾是一座无比辉煌的家族院落,被称为 “西北小故宫”,渭北高原传统民居瑰宝。  明末,祖居山西洪洞县的唐应...
    责任编辑:  蕾蕾            2024-02-28
  • 1971年除夕,连首长向时任炊事班正副班长何文亮、雷建国郑重地下达命令:襄渝线的第一个春节。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变着花样让大家吃好喝好,在艰苦的环境里,能让大家情绪平稳,“乐不思蜀”,那就是炊事班的大功一件。主食:饺子。
    责任编辑:  壕爃            2024-02-27
  • 这辈子学了不少词汇,可在修建襄渝铁路时,才真正认识和体会到摧枯拉朽,翻江倒海,伸手不见五指这三个词的含义,。 —— 题记 文家沟的新营房终于建好了,尽管很简陋。 顶是铁皮瓦。墙是把山竹砸扁,用铁丝...
    责任编辑:  燕子            2024-01-25
  • 这辈子学了不少词汇,可在修建襄渝铁路时,才真正认识和体会到摧枯拉朽,翻江倒海,伸手不见五指这三个词的含义。
    责任编辑:  郑建军 王运琥            2024-01-22
  • 最厌恶,大地干裂,尘土飞扬的丑陋。最难忍,天寒地冻,根系在萧瑟里发抖的惨景。借着残阳的微光,裹上寒冬里的湿气,你袅袅上升,化作千姿百态的花朵。你手舞足蹈,拧着轻盈的脚步,轻轻地,轻轻地重返大地。悄无声息的撒下雪花,你把世界装扮的,如此纯净……雪堆里冒出了一抹青黛,面堆里钻出了一点青绿,山尖上湿漉漉飘着白雾,树枝上清亮亮...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4-01-17
  • 十七岁那年,我在修建襄渝铁路时第一次遇到死亡的威胁,至今想起仍让我心有余悸……  
    责任编辑:  丁芳            2024-01-11
  • 10月22日,有幸跟随陕西省民宗部门组织的爱国主义教育赴山东学习,短短几天,收获颇丰。虽然内容安排很满很紧张,但在紧张中满满地长了见识,开了眼界,学到了经验。深深感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强大,民族振兴,国家昌盛,人民富裕,团结和谐的内涵是多么的丰富,意义是多么的深远。
    责任编辑:  丁芳            2023-10-30
  •  “气死牛”。看到这三个字,你一定会想到体格强健,力拔山兮的壮士。呶!我讲是可是一位身材直溜,美貌端庄的奇女子。她姓“羊”(杨),大家却叫她“老牛”。爹妈给了她一米七多的身材,端庄顺溜,挺拔得像棵小白杨。她乌发如云,弯眉似月,皮肤白皙,尤其是笑起来的那一对酒窝,盛二两酒没问题。
    责任编辑:  春伢子            2023-10-17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