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向德荣专栏/

 张金春援越抗美博物馆(之三)

作者: 向德荣 发布时间:2024-04-03 点击数: 稿件来源:郑吉辉推送 责任编辑:春伢子

过了一会儿,张金春接着说:“这件金黄色的圆形物品或许你们不知道它叫啥?”张金春点开电子文档,“你们看了图片或许就知道了。

  张金春援越抗美博物馆(之三)(图1)

  过了一会儿,张金春接着说:“这件金黄色的圆形物品或许你们不知道它叫啥?”张金春点开电子文档,“你们看了图片或许就知道了。是的,这是美国的磁性感应炸弹请看图片箭头所指出,这个物品就是这个炸弹的弹盖。磁性感应炸弹,美军称‘智能炸弹’又称‘不可拔除的钉子’。要是听它这个名字,好像它见到铁就应该爆炸,但是这种炸弹见到铁,它不爆炸。为什么呢?我们是铁道兵,铁路上到处都是铁,它见到什么东西爆炸呢?见到移动的铁,等到火车开过来了,汽车开过来,人拿着武器或者拿着抢修工具,只要带有钢铁靠近它就爆炸。越南人民军是工兵破译它奥秘的,为此牺牲了200多名官兵。

  “我军是铁道兵二师六团四连官兵破译的。密码破译是指在不知道密钥的情况下,恢复出密文中隐藏的明文信息的过程。密码破译也是对密码体制的攻击。成功的密码破译能恢复出明文或密钥,也能够发现密码体制的弱点。掌握密码破译技术,就是实施密码破译过程中采用技术、手段、措施、方法和工具。“智能炸弹”如同天机般明文或密钥,折磨着他们,也诱惑着他们,从一个谜团走进另一个谜团,从一个密钥换成另一个密钥,先后牺牲了6名战友,他们是多保营、陆甫芬、张天元、胡祖顺、郑连桂、熊道发。用鲜血和生命换取经验,让“失败成为成功之母”,最后由该连副连长刘冬生终于成功破译这种炸弹的奥秘,成功将其拆卸。其中一个同志全身都检查了,就是没注意镶有金牙,另一个同志系了有金属物的鞋带,结果都牺牲了,最后摸索出经验,只穿个裤头,就可以到炸弹跟前,轻松拧下引信,安全地拆除炸弹。”

  张金春指着这个炸弹的弹盖,接着说,“要是我不讲这里面的故事呢,谁都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讲这个东西,(指着图片上的炸弹)就是这种炸弹这个地方的弹盖。为怀念他们连牺牲的6名战友,将弹盖留下作纪念,¬¬¬¬¬¬¬¬¬¬¬¬他转业时把这个弹盖拿回家了,他还买了一个保险柜装着,这位同志比我大五六岁,我今年75岁了,他今年有80多岁了,七年前,也就是2014年吧,有人跟他说,你还不赶快把它送到张金春办的援越抗美战争博物馆,让大家来看一看,大家都受教育,受启发,但是遗憾的是,他中风了,来不了,2014年3月20日,他委托他的战友把它送到我这里来了。”

  “这是一个菠萝弹,外形像菠萝,我们叫它菠萝弹,美军叫它分裂式炸弹,里面有很多钢珠。”张金春特别说明,这是博物馆展出的唯一一枚菠萝弹,是六团副团长潘成忠捐赠的,他还捐赠了一枚子母弹。

  张金春指着图片接着说:“这就是子母弹,这个子母弹壳上的一块牌子上面写的是美国哪个城市、哪个工厂生产的这种炸弹。一个母弹里面装有300多个子母弹,每个子母弹爆炸可以炸出300多个钢珠与其他弹片,一架飞机大概携带2至4枚母弹,每一次投下来可以作用于十几平方公里的范围,威力是很大的,在这个范围内,如果不进防空掩体,不是被炸伤,就是被炸死。1967年下半年,美军开始使用定时子母弹,给抢救伤员带来了巨大麻烦。子母弹的引爆原理?它在母弹仓里撞针是在雷管相反的位置,当母弹在空中张开将子母弹抛掷出去时,子母弹在空中旋转时,将撞针旋转到雷管处,利用落地时的撞击引爆雷管与炸药使该弹爆炸,但落地时撞针未旋转到雷管处,该弹不会爆炸。如果撞针已到雷管边缘,遇到外力亦可引发它爆炸。因此,部队曾下文严禁官兵私自拆卸野外捡到的零星子母弹。”

  张金春走到一个铁箱子跟前,轻轻地拍打着铁箱子,说:“这里展示的一个铁箱子是防震防压的抢救葙,为的就是防止玻璃注射器及注射药品等抢救器材破损影响抢救,中间是二师医院魏国平医生当年写的装箱单,现在依然看得清清楚楚。”这是部队当时利用击落的美国飞机残骸打造的,全球仅此一个!也是一个世界级的孤品,全世界只有一个被我收进来了。讲这个实物之前,我先讲讲这个东西,(六四式野战军医包)这是最基础的野战急救包,包上糸有标志性的止血带,用于战伤失血时止血的,它的特点是轻便、防潮,但是不能抗震抗压,这个药包里装的物品多半是玻璃器皿,(当年注射器与注射药品都是玻璃做的)这样的物品,受震、受压就坏了。为什么呢?比如说敌机轰炸,有伤员了,我们抢救伤员的时候,敌机又来轰炸了,我们的人员必须卧倒,卧倒以后呢,要是这个炸弹丢到你的身边了,那当然就没有下文了。为什么呢,炸弹丢在你身边你就牺牲了。要是丢到离你有100多米的地方,你卧倒了,炸弹爆炸的时候,它的冲击波的振动,可以把你的人抬高二三十公分,再摔下来,摔到这药包上面,这药包里面的玻璃器皿就压坏了,你就不能有效地抢救伤员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当时战地救护队队长魏国平,就发明了这种抗震抗压急救药箱,这个金属急救药箱是魏国平设计“一支队修理营技工制作。”

 张金春援越抗美博物馆(之三)(图2)  

  那时部队里人才济济,有许多能工巧匠,用现在的话说,具有工匠精神。“工匠精神”的内涵和意义,随着时代的进步而发展。劳动者有很多价值特点,其中“工匠精神”既能体现勤劳之美的精神原色,又展现了创造之美的价值升华。古今中外,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始终是工匠精神的最根本的特征。工匠精神是工匠们对自己的产品精益求精、精雕细琢,追求极致、追求完美、追求更好,努力把品质从99%提升到99.99%的精神;工匠精神是对自己所热爱的事业无比执着的职业追求和以质取胜的价值取向;工匠精神是执着于产品和品牌,锲而不舍、心无旁骛、专心致志的品质。

  张金春解释:“现在里面所容纳的药品器械很丰富,这是放血压计的,这是放酒精、碘酒、红汞的,这是放药品的,这是放注射药品的地方,这是放输液药品的地方……这是当年放药品器械的清单,就是当时这个急救药箱里面装了哪些药品器械。这个是什么材料做的呢?是我们用击落的美机机翼上面的薄合金铝板做的,很结实的,怎么打,怎么压,都打压不坏了的。我们这个部队有565多公里的防区,哪里需要,我们野战救护队的队长就带着这药箱去那里抢救。这是一个功勋急救药箱。”

  张金春指着桌上的服装说,“不穿军装,秘密参战,在越南5年经历了三次大换服装。”是在我军建军史上短时期内更换服装式样最多的一支部队。

  当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965年6月1日取消了军衔制,军衔服装随即废止,全体官兵一律戴解放帽,缀红五星帽徽和红领章。就是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服装样式与55式常服相同。全军干部和战士、男军人和女军人服装和式样基本相同,人们只能从衣服口袋来区分干部和士兵。服装用料全军官兵夏服为纯棉府绸布,冬服为纯棉卡其布。

  而且陆、海、空三军的服装样式和衣料完全相同,只是颜色稍有区别,海军服装为深灰色,空军服装为上绿下蓝。女军人冬服与所在军种男军人相同,女战士与女干部夏装相同。换装后的军服称为65式。

  可是参加援越抗美战争的官兵不能穿这样的服装入越。

  1965年6月开始援越抗美部队到达祖国边陲重镇凭祥、金平、河口后,车辆装上防空伪装网和带有“BA”字样的白字红牌照,人员也换了装,头戴灰色盔式凉帽,身着蓝色制服,这支部队一下子就变成了“四不像”,不像兵、不像民、不像中国人,也不像越南人。像兵?又没有红帽徽、红领章;像民?又人人都有武器和统一的服装;像中国人?人人头上戴的是越南盔式凉帽,脚上穿的越南抗战鞋;像越南人?又只会说中国话。当时有人风趣地说他们叫“国际铁道民兵”。

  军装涉及军人的仪表和军威,更换新军装是令官兵高兴的事,这次换装把几十年来人民解放军传统的军装绿换掉了,都觉得舍不得,特别是那顶盔式帽,是电影上常见的南洋帽,不少战士反映“戴这帽,我们成了南洋人啦!”也有人说:“咱们成了民兵队啦!”可是,由于出国作战保密需要,新装又便于隐蔽和伪装,部队就不提意见了。

  可是入越后通过近2年的实践证明,深蓝色的服装确有很多弊端,在高温气候下施工、作战,这种颜色特别吸热,暑季汗流浃背,更觉得酷暑难当。并且这种深蓝色服装与越南亚热带常绿的山林形成比较鲜明的对比色。部队行军、施工、作战时易被敌机发现,有段时间,敌机专找穿蓝衣服的部队轰炸,给部队带来了不少困难和麻烦。

  部队首长着急了,找上级反映,军需专家很快来到部队,设计了一种和菠萝叶子颜色近似的灰色制服,式样和我国解放前的那种学生装一样,上面一个口袋没有掩盖,下面二个口袋有掩盖,配上一顶灰色的解放帽。

  这种服装发到部队后,穿上它吸热程度明显减轻,也便于部队隐蔽和伪装。但是这种服装并不受部队欢迎,穿上后缺乏军人气质,当时部队对这种服装抵触情绪很大。为了纠正部队对这种服装的抵触情绪,解放战争时期参军满脸络腮胡子的山东大汉七团副参谋长赵汝春,在军人大会上作换服装动员时讲,“我当年参军部队只发一条宽腰长裤,后面磨坏了,就把它调换到前面来穿,因为是军装,穿起来还很来劲,你们现在年纪轻轻,穿上学生装多好看,我胡子拉碴,也来个老来俏,穿上它也觉得很精神,支队首长多是老红军,那把年纪也都在穿,你们还闹情绪,这不是乱弹琴吗?”经赵副参谋长这么一开导,第二天部队“高兴”地穿上了这套菠萝叶色的“学生装”。

  部队的情绪还是很快反映到上级后勤部门。1969年发放冬装时,军需专家又把菠萝叶色服装换成了橄榄绿色,颜色和风格,更加适应环境,式样改成了60年代那种军官服式样,用料质量也进一步提高,受到部队的普遍欢迎。

  在中国军人援越抗美的日子里,总兵力达32万余人。高炮等部队的军装,都是穿越南人民军军服。只有铁道兵和工程兵的军装不断更换式样和颜色,虽然在整体风格和表征上有种种弊端,但由于保密,伪装和隐蔽的需要,官兵们还是识大局,服大体。在五年多的时间里顺利完成了三次大换装。

  接着张金春展示了“军用代金券”。当年为了解决官兵的生活需要,中央军委在部队出国前就充分考虑到这些问题,成立了“随军银行”。由中国人民银行与国家粮食部专门为出国部队赶印了1965年版的“军用代金券”,面值分别为伍元、壹元、伍角、壹角、伍分、壹分等六种面值版,有人说,面额加起来是6元6角6分,寓意我们援越部队“六六大顺,出师大捷”。

  正背面图文均为胶版印刷,正面四周均有细线组成的花框,上端中央横印“军用代金券”字样,下端横印“1965”年号。5元、1元券冠字为两个拼音字母〈AA〉、后面有6位阿拉伯数字号码;5角、1角、5分、1分券只有角括号内两个拼音字母冠字,后面无号码,冠字分别为〈AA〉、〈AB〉、〈AC〉、〈AD〉。背面均为花符衬托面值,两侧分别印有“仅限内部使用”和“禁止市场流通”字样。

  当年当兵时的津贴,第一年每个月是6元,第二年7元,第三年8元。在越南战场,每个月的1号领取军用代金券,主要是用来购买牙膏、牙刷、肥皂等生活日用品。我们每月多余的津贴可存在连队司务处或军人服务部用专账管理。1元起存,存取自由。

  1970年7月,中国援越部队在完成自己承诺的援越任务后,全部撤回中国境内,“军用代金券”全部由中国人民银行广东、云南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分行兑换收回,至此,“军用代金券”完成了它的特殊历史使命。收回的军用代金券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总行1982年12月22日发出的(82)银发字第406号《关于销毁军用代金券的通知》的精神,全部销毁。

  作为援越部队使用过的“军用代金券”,因其发行使用时间短,范围小,收回销毁彻底,当时部队有收藏意识的人很少,所以目前流散在社会上个人手中数量不多。同时,由于它又是中国人民、中国军队用鲜血和生命无私援助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的历史见证,也是中越人民友谊史的见证,因此,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和意义。

  在援越抗美时期,为了便于机关干部下部队、基层的同志到机关办事到食堂就餐方便,同时印制了1965年版的“就餐凭证”,就餐凭证共有三种版面,即壹餐券、一天券、三天券。1965年入越时,一天券就餐凭证含人民币0.8元,粮票1.5斤;1967年初部队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为了和越南人民军陆军的供应标准保持一致,改一天券就餐凭证含人民币0.7元,粮票1.5斤。

  张金春还展示了自己在战争中保留下来的物件,还展示了当年他在越南时的一份立功材料,“这是1967年,我在战场上抢救伤员,最后抢救越南伤员的时候,急救包用完了。我就把自己的衣服撕了给伤员包扎,这是当时政治机关给我立三等功的材料。”

  在张金春的介绍过程中,不少物件都是由飞机残骸制成的,比如毛主席像章,甚至梳子等生活用品。张金春说:“在越南的那几年,每当敌机被我军击落,敌机掉落在地或者深山老林里的时候。许多战士会不约而同地奔上前去,寻找一些飞机残骸,只要遇到雨天,美军的飞机飞不了,我们就会用打下的飞机残骸做各种东西,我还给自己雕了一个印章呢。”一边说着,张金春拿出了跟随他四50多年前的印章,印章本身是飞机窗户的有机玻璃做的,而外面还有一个装印章的盒子,用的就是飞机残骸做的。这样的飞机残骸是怎么来的、这枚印章与印章盒,是张金春收藏的第一个用美机残骸制作的生活用品。他是1966年12月22日,在无空情预报情况下,三大队的直属高射机枪连由于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将突然闯入防区的,当时号称美军最先进的RF—C侦察机击落,并抓获两名飞行美军飞行员,受到中央军委的嘉奖。该机坠毁于三大的修理连不远处,团里指派修理连将飞机的有机玻璃窗制成筷子、印章,发给部分干部做纪念。这个印章是发给他们所长高树枫的,高所长送给了他。张金春请参军前刻印章和修手表的战友周会堂刻制。印章盒是找修理连战友要来的美机残骸制作的,当年找营部给养员要了点印泥,几十年过去了,印泥仍鲜艳如初。

  张金春援越抗美博物馆(之三)(图3) 

  各种东西是怎么制作的呢?那些年里,战士用刀割,斧砍,锤砸,钳夹等方式,从飞机残骸上取下来的铝合金残片,敲成小块小段小片,用空罐头盒子装上飞机残片,用铁丝将罐头盒子吊起来,用柴火将盒中飞机残骸熔化成液体,快速把液体倒入事先布置好的各种模型里,如飞机、梳子等模型,将作品作为纪念品。

  介绍到这里,张金春联想自己经历的一件事,在5年的援越抗美战争中,可以经常看到被我军炮火击中的美机拖着浓烟冒着烈火坠向远方(我军共击落1707架,击伤1608架),1967年8月的一天上午8点多钟,一架美军F—105轰炸机(机长20米,翼展10米),被我军援越高炮部队炮火击伤。冒着浓烟缓慢向前滑翔飞行,正好进入七团二营高机连阵地射程范围内,梁德仁副连长一声令下,全连9挺高射机枪,6挺重机枪猛烈向敌机开火,打得它立即冒起了大火,飞行员跳伞,飞机直接栽倒在该连伙房东侧约100米的稻田中,一声巨响,大火和浓烟冲上一百多米的高空,大火烧了三个多小时。当时张金春在二营卫生所当卫生员,所长高树枫要我和朱受成给高机连送些急救物资(主要是急救包三角巾、止血、止痛药品)和常用药品,顺便帮他检一点电子管类的物品,想做个收音机。从营部到高机连约六七公里,张金春和朱受成到现场飞机几乎全部栽于稻田泥土里,周围数百米散落着一些飞机残骸,其中一支六管机关炮与大量枪子弹就散落在飞机坠坑仅几米的地方。张金春与朱受成战友从散落的残骸上摘了一挂包电子管类的物品,在回卫生所路过3号公路时遭敌机袭击,投下了大量的子母弹,有几枚气浪弹落在几百米外的树林中,弹着点周囲的树木都被拦腰折断,气浪弹爆炸的声音比任何炸弹爆炸的都响,就像把空气撕裂一样,张金春曾见到气浪弹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将多福铁路大桥上百余吨重的上承式钢板梁冲出数十米远。由于他俩迅速进入越南人在公路旁挖的单人掩体才幸免于难。(当时越南人在公路两侧都挖了大量的单人掩体)几十年后,高所长得知张金春在办“援越抗美战争博物馆”。将他还保存的2块美机电路板寄给了张金春。

 张金春援越抗美博物馆(之三)(图4)  

  当时高机连驻在山岛山东侧的山脚下,南边不远处是多福机场(现在称内排国际机场)。北面不远处是团指挥所,该连主要担任保卫团指挥所和多福铁路大桥的任务,他们先后对空作战42次,击落敌机7架,击伤6架,是全支队33个高机连战绩比较好的连队之一。多次荣立集体二等功。多次受到总参谋部和总政治部表彰,指导员黄伯海烈士荣立一等功。副连长梁德仁荣立二等功。山岛山,山高林密,防空炮火无法拉上去。山岛山上空就成了美机从泰国基地起飞飞机和从航空母舰起飞的飞机,都在这里进行轰炸目标前编队。经常看到此空域有上百架的敌机在编队。

  测量班战士熊永和是位书法和象棋爱好者,他到高机连美机坠落处里捡了一个圆筒形飞机部件做笔筒,捡了一些铝合金铸做了一副象棋,前几年他捐赠给了我办的援越抗美战争博物馆。

  通信排外线班华容籍战友曾阳春捡了一块电路板,当听说我在办援越抗美战争博物馆,专程从华容乘车送来,在路上遇到一位战友,看到那么大一块电路板,就折下了一半他留作纪念。

  作战参谋秦文平将缴获美军RF—4C飞行员的信号弹和用该机残骸制作的烟灰缸专程赠送到博物馆。

  通信排五峰籍战士付忠林收藏该敌机上的一台小发电机,专程赠送到博物馆。

  四营主管工程师于炳西在坠机现场捡了一把美军汤勺,于工程师前几年去世。他儿子于兵(曾在师机械3连服役)将这把美军汤勺捐赠给了我办的援越抗美战争博物馆。

  捡到美机残骸最多的应该是我们团一营官兵,当时他们住在越南的太原市,该地区先后由我军高炮六十二和三十二支队负责防空保卫。这两支部队打得非常英勇顽强,打得敌军凌空爆炸,飞机残骸散落到处都是,遗憾的是几十年过去了,我仅收集到一块由美机残骸制作的毛主席像的座匾一块。


(责任编辑:春伢子)
友情链接/ Link